首頁 > 文化 > 畢節文化 > 正文
作者:彭 麗 我要評論0
字號:

看av在一個涼爽的夜晚,我獨自站在窗前,窗外的夜撲入眼簾,耳邊傳來街上車水馬龍的聲音。我伸了個懶腰,繼續坐在電腦前,邊揮舞著鼠標,邊聆聽自己的呼吸。

“咚咚咚”,響亮的敲門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。大晚上的,會有誰來?我心里一陣緊張,不敢直接開門,也不敢走動,只能站起身對著門大聲問:“誰呀?”然后豎起耳朵聽門外的聲音。我從小就膽小,所以每當一個人在辦公室做事時,就習慣性地把門關上,好像關上門,就關上了所有的害怕。這深夜里突如其來的聲音,讓我的心也“咚咚咚”地跟著加快了跳動的速度。

“是我們,彭老師。”

看av雖然學校才建起來一年不到,學校里很多人都還不是很熟悉,但因天天出入校門,每天和門衛室的師傅們打招呼,我知道這是保安師傅們。緊張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下來,趕緊打開門。兩位保安師傅站在門口,手里拿著大電筒。

看av“我們巡查校園,從后面馬路上看見你辦公室的燈亮著,就上來看看。”

“我平時膽小,所以天黑就鎖著門做事,剛聽到敲門聲嚇了一跳,快請進。”

兩位師傅在沙發上坐下來,笑著說:“不要怕,你快去忙,我們在這陪著你。”大有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,知道他們的好意,我給他們泡了杯熱茶,他們聊他們的天,我做我的事。

看av門大開著,窗也開著,風對流穿過辦公室,吹著我們,之前的疲憊仿佛也被吹走了,我的大腦極為清醒,那些先前還調皮搗蛋的電子表格,竟然乖乖聽起話來。

兩位師傅旁若無人地聊起來,說到他們年輕的時候,背著上百斤東西從燕子口到畢節,僅靠雙腳走路,一天只能走一趟,而現在,交通方便、人們富裕,什么時候想進城就來了,什么時候要回家,一會就到了,話語間,滿是對國家的贊揚,對自己生活的滿足,幸福在他們臉上洋溢。我想,說話的瞬間,他們的心里是多么溫暖,我的心里也是。

看av樓下的路燈顯得更亮的時候,從大街上傳來的嘈雜聲小了很多。工作總是做不完的,和他們一道走出辦公室時,他們叮囑:“以后加班要是害怕,我們就來陪著你,如果下樓時害怕,就打個電話給我們,我們接你。”我不住地點頭,回應他們:“好好好。”

那以后,我仍然經常獨自晚上加班,每到十點左右,都會聽到熟悉的敲門聲,我們學校共有6位保安師傅,每次來的師傅也都不一樣,但都總會告訴我,如果害怕了,就呼叫他們。偶爾,他們也還會走進辦公室小坐,大多時候,是叮囑幾句又繼續打著大電筒巡查去了。

看av之后的日子,每每再加班的時候,不管夜多黑多深,就算忘了鎖門,我也不再有以往的害怕了。

齡近耳順之年的師傅們,到我們學校一年了,無論白天夜晚,無論雨雪風霜,他們的足跡遍布校園的每一個角落,一年四季釋放著他們不老的熱情,溫暖著每一個寒夜,也溫暖著每一位教職工的心!

責任編輯:羅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